正在阅读:南部:亡父领走工程款?南部这件事上电视了!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南部新闻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南部:亡父领走工程款?南部这件事上电视了!

转载 admin2020/07/17 10:08:36 发布 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南部网 11684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近日四川电视台黄金30分播出,视频分3段,请慢慢看完!

视频来源:四川电视台黄金30分

视频来源:四川电视台黄金30分

视频来源:四川电视台黄金30分


长按二维码查看完整版节目视频
来源:四川网络电视台《视线:亡父咋领走了工程款》
何小霞近日发给媒体的求助信
       我叫何小霞,我父亲叫何祥宝。1998年到2008年我父亲一直与石河镇政府合作,承包石河镇各村一些修桥补路的工作。2008年6月23日,我父亲何祥宝(死者)和我弟何小云(死者)在施工时因缺氧窒息而亡。清理父亲遗物时,我与哥哥、母亲在家中发现了部分石河镇政府欠我父亲何祥宝的欠条,以及各村债务台账明细。陡然失去家庭支柱,全家都沉浸在悲恸之中,对未来充满了恐惧与迷惘;看到欠条仿佛看到父亲的庇佑,看到了母亲和婆婆未来生活的着落。为了讨回亡父的血汗钱,让母亲、婆婆安度晚年;10多年里,我与家人无数次上访镇长、各村书记,反映情况寻求帮助。在得知情况后,镇长和各村书记都说上级政府没有拨款,拨款后一定第一时间归还我们。相信党相信政府的家人,一边辛勤劳作艰难度日,一边盼着上级政府的拨款。
      2020年4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各村债务台账(普九)的款项,早在2010年财政部就已下拨。惊喜于期盼的拨款早已下发,惶恐于10多年间无数次上访却一直没有消息。4月14日,我与家人再次前往石河镇镇府了解情况,却被告知亡父的血汗钱早在10年前就被人领走了!我与哥哥虽都长大成人且已结婚生子,但都生活拮据勉强度日,供养老人都感力不从心。家中老人年事已高(婆婆现已84岁)逐渐失去了劳动能力,亡父遗留的血汗钱便显得弥足珍贵。苦苦等待了12年,眼看有了希望却又是空欢喜一场,希望通过媒体能追根溯源,替我们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欠持有方全然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还有人能冒领,冒领的人是谁,又或到底是不是真的冒领了。
     2020年6月11号我与母亲回石河镇四合村了解到2010年国家财政局拨下来“普九”项中有很多人不知也未领取,就如我亡父一样早在10年前就被人领走,不知去向,四合村“普九”教育债务款项大约28万左右,虚报冒领私分不知去向至少10万左右。石河镇2010年“普九”款项总共有3村,4村,5村,10村。这只是4村一部分。以上事实可向群众核查,强烈要求广大媒体尽快曝光让上级政府部门剔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消除恶劣影响,重新树立党和政府在群众中的正派形象。
此前媒体报道
2020年4月13日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记者王超

父亲遗物中发现多个村委会欠条 当地镇政府:每年拿部分办公经费偿还

过去11年里,何女士一家共追回了1.7万元欠款,但这个数字,尚不到总欠款的一半。
欠钱的主体,是何女士老家四川南部县石河镇辖区的多个村委会。何女士说,上万元的欠款,是其父亲2008年以前在当地承包修补路桥工程时多个村欠下的。2008年,其父意外去世后,家人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这些欠条。

这些年,何女士和家人数次找过当地镇政府和涉事村委会,但只是追回了部分村的部分欠款,仍有数万元尚未收回。4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南部县石河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村委会没有集体经济收入来源,此前已协调涉事的村,每年从办公经费中拿出一部分用于偿还债务,“我们欠账,但不能赖账”。
【欠条】
父亲意外去世
家人整理遗物时发现欠条
这些欠条,是2008年发现的。
何女士一家是南部县石河镇四合村人。4月13日,何女士告诉红星新闻,父亲何祥保生前和石河镇政府有过合作,承包当地各个村的路桥修补工程。2008年6月23日,父亲和堂弟在进行打井施工作业时,因为缺氧,导致二人意外去世。
何女士说,父亲去世后,家人在整理其遗物时,发现了多张欠条,都是多个村以村委会名义或时任村干部名义给父亲写下的欠条。在何女士提供给红星新闻的相关欠条复印件显示,这些欠条上的债务主要发生在2002年至2006年之间,有的欠条中注明是修桥工程欠下的欠款,有的是道路塌方修补工程,欠款金额从上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村级债务台账中有何祥保的名字
“如果按照我们手上掌握的欠条金额,和之前跟各个村的账目比对,确定欠账有7万元左右。”何女士说,如果根据南部县石河镇政府在2007年清理核实债务建立的村级债务台账明细来看,当地共有7个村欠父亲10万余元。
【追债
有部分村还钱
仍有数万元欠款未收回
何祥保去世后,其家人开始拿着在遗物中找到的欠条,找石河镇政府和涉事的村委会催债。
何女士说,最开始也没有很迫切地去追债,但因为涉及的村一直未归还欠款,最近几年才催得勤一些。“去找镇上,镇上让我们带上欠条挨村找各村书记收取,各村书记又说石河镇政府没有给他们拨款,又让我们找政府”。


何女士给记者罗列了村的还款明细
也有涉事的村陆陆续续归还了部分欠款,其中最多的一个村还了3000元,最少的还了400元。“都还没有完,只是还了一部分。”何女士说,截至目前,只收回了1.7万余元欠款。
对于何家找石河镇政府和涉事村催债的一事,张栋良比较清楚。张栋良是石河镇的前任镇长。4月13日,张栋良在电话里告诉红星新闻,他当年到石河镇当镇长还不到一个月,何祥保便去世了。下面多个村委会欠的债务,基本上都是此前何祥保在当地修补路桥时欠下的,“一个村上有什么活,他就去,村上修路、补路这些就是他去,但是钱没有拿到,有些村从办公经费里挤出一些给他,没有给完,有些村没有钱给”。
【进展】
镇政府出面协调
让涉事村每年按比例还债
这些债务何时能够还清?4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两名涉事村委会的干部,他们均表示村上没有收入,只能靠节省平时的办公经费来还债。
其中一名涉事村的村委会书记告诉红星新闻,债务都是此前村委会班子欠下的。至于是如何欠下这些债务,他并不清楚。不过既然有欠条,镇上的村级债务台账中也有记录,村上也认账,此前已经还了一些,目前还欠5000元未还。
4月13日,石河镇政府一位申姓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他是去年才调到石河镇工作,但是知道部分村欠何祥保债务的事情,之前已协调相关村,每年年底待办公经费下拨到村之后,都必须按照一定的比例向何家给付一部分欠款,争取尽快还清,“我也给他们(村委会)说了,我们欠账,但不能赖账。镇上对此事高度重视,要求村上认真对待,协商解决”。
上述负责人说,因为当地村都比较偏远,没有集体经济收入,只能从每年的办公经费中拿出一部分用于还债。
红星新闻记者 王超 受访者供图/四川电视台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